林悟

耘胡不喜.

《椿归》

春去秋来,海棠花开.
多少年了?
一百年多了吧.
一百年多了…她也该回来了.

秋风卷带一丝萧寂凉气灌入如升楼,又拂过堂内种的多株海棠吹落下几片花瓣,终是落在楼前的水面上撩拨起几圈水纹后消失了痕迹.

已入深秋.

本应呈现凋落之色的海棠却因湫的法术而常年鲜活艳丽,就像椿一样.

“你总是在跑,每次看到你跑,我就感觉很好.”
“为什么感觉很好?”
“不知道,就觉得……充满希望.”

太过久远的对话唤醒湫恹煎中的思绪,那时的语气他还记忆犹新.

其实那一句话还未说完.

“不知道,就觉得……充满希望.我很喜欢这样的你.”

我很喜欢每一个你.

那个时候没有说出口的话,现在也不一定能说出口吧.湫渐渐从回忆中将思绪收回,不觉已经挑起唇角笑了好一会儿,他抿唇兀自摇了摇头,手掌温柔抚过猫儿的背脊.

青烟绕指间湫微不可闻叹了口气连带吐出最后一圈轻缭的烟白,烟已燃尽.

湫索性磕出烟灰将烟杆置于一旁,兴味索然地翻开桌上的生死簿,如臂使指一般目光懒懒扫过那些逝者的名单,指尖划过一个个陌生的姓名.

灵婆的差事真是越来越无聊了,这才不过一百年而已,湫想.在这又不许经常与他人接触,以后的漫漫岁月还是再寻些新玩意儿来解闷吧.

湫漫不经心把生死簿又翻阅过一页,倏然当他的双目触及到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目光一滞便再难移开.

赫然间湫站起身,惊得原在腿上乖顺伏着的猫儿叫了一声便跳了出去.他的双手止不住抖颤,捧着生死簿睁大双眸凝视着椿的名字看了一遍又一遍,湫沉寂已久的心又再度剧烈的跳动起来.

回来了,椿.
终于回来了.

湫多年养成的稳重此刻全然忘却一如当初年少,黯淡下去的双眸也重新亮起光泽.他只想快点找到她,哪怕分秒也不想再浪费.

湫疾步来到通天阁仿佛有所感应,不作过多找寻便轻而易举的找到椿所化身成的那条小鱼.

椿在安稳的沉睡.

湫单手拂过玻璃缸上空施了法力唤她醒来,眸光柔和注视着她的双眼,语气温柔翕动嘴唇轻声出口.

“椿,你终于回到我身边了,不要再离开我了….”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