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悟

耘胡不喜.

#语c自戏#
#双生梗,兄为善四,弟为劣四。劣四亲眼目睹父母被无辜杀害,不惜多年杀屠觅仇人报仇怨。兄则觉得往事莫提,恩怨相报无了时,一心向佛成了僧徒,整日吃斋念佛为其赎罪。#


劣:

日暮穷途夜色稠墨,星云隐没只余一如刀弯月兀自空悬。二月初的天气凉意尚未完全销歇。粗布衣裳不抵寒侵却不觉冷彻半分,满腔怒火在体内烈烈烧灼反倒引得身子燥热的很。

根据所得线索在亥初之时寻到一处人家,抬腿劲足踹开屋门随即破入其中。眉头狞恶一身戾气浓重不掩,阴鸷目光在屋内一番旋视猎索,扫落墙角瑟怕的女人身上心下了然她的身份。不说无用废话步步紧逼至其跟前,狭目微敛自腰间拿取短刀上手,抬臂抵人白嫩脖颈示刃威胁。

“二十多年前陈氏夫妇到底是谁害死的,你最好一字不漏的给老子交代清楚了。”

“我…我只是恰巧经过而已,我看到的时候他们已经被人捅了好几刀了,人根本不是我杀的啊!”

“你明明可以救他们的为什么见死不救?!”

瞋视瞪她犬齿切磨痛恨愤盈,面似阎罗极近目眦杀气腾然。菠萝弯刀执握于手惯是见血方收,不待妇人多做辩解立时开口怒声斥驳,动作利落举刀划开她颈处皮肉割入喉管。任其黏稠血液迸溅至身傲睨死尸气绝倒地,随手揩去刃上血珠将其收归仍神色桀骜。

天光熹微。

轻车熟路转回熟悉街道,双手插入衣袋迈进自家院落,尽管面上沾带几道血渍也不以为意。一步跨入门槛方才抬首,又见他于堂内起早跪拜。

一向是厌恶虚假神佛,看他如此虔诚火气又冲了上来。不耐轻啧出口步入其中,刻意默不作声伫于一侧,双手交抱端在胸前蔑然看他。

那人依旧是着着一身青色僧袍跪于蒲团之上,佛珠绕手叩首佛像前。与自己相同的面貌却是一副不染尘世污浊模样,眉宇之间自持的是静若止水的沉寂安慈。

片刻耐心耗尽眉宇骤蹙,二话不说伸手拽他衣襟将其带至跟前,嘶吼一般问声暴躁。

“你日日拜他有什么用,他保佑你了吗?”

“你整日杀屠,我若不这么做,只怕你的罪孽会更加深重。”

他双眸微启,嘴唇张合。一脸的波澜不惊,似是已经与其隔绝。语声虽轻,落入耳中却是丝毫不容置喙。

当真是惹老子不悦,徒增忿火。

五指不由攥的紧实将他青袍领口扯的褶皱不堪,连问出口咄咄逼人真想看他能给出个什么答案。

“老子不要你做这种事情,你该做的难道不是找寻出杀害爹娘的真凶吗?你拜这佛,他就能告诉你答案吗?!”

两人僵持之际未防屋外仇家偷袭,定睛视瞧一支箭矢已乘破风之势射来且直指自己心脏。

千钧一发之时只看他快速站起,以身替自己挡箭毫不犹豫。利箭猛然穿其胸膛而过他只脚步趔趄身形轻晃,一瞬倒身面相却仍是平和无比,只唇瓣翕动说出最后话语。

“命给你,活下去。”

这是我听到他最后的声音。


乖皮:

夜静更阑。

久卧睡塌反复难眠,心弦如被拨错的琴音久久不得平复。自胞弟负气离家出走而后,自己便经常这样神思不宁。虽白日可佯作心沉似海加以遮掩,夜半之时忧虑焦急仍悉数暴露。

父母之仇不是不报,只是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佛慈悲,眼观苍生。歹人自有天收,他们终究会得到应得的报应,他又何必如此暴虐。

已至亥时,弟未归家。不用多想便猜他又在杀戮,只好浅叹薄气散了为数不多的睡意,披衣而起燃起油灯一豆,盘腿坐于案前翻开经书。取腕上长串佛珠解下数圈,将其缠入掌心摩挲其上捻过颗颗佛珠,阖眸沉息默念经文。

一夜诵读,不知倦、不知时、不觉天明。

晨曦几缕日光穿透云层弥散,撒落至身甚为融暖。偏首略抬视线正巧看见窗外两只黄雀怡然扑飞,不禁垂眼弯唇对其示以温柔笑意,准备行出洗漱例行跪拜。

僧袍着身掩尽万千思绪,步至佛像前双膝稳跪蒲团。拢着佛珠双手合十俯身,额首触地是谓虔徒。

堂外步声渐至耳廓,知他终是归家了,不由在心底暗松了口气。背念的经文尚未过半,不料他倏然暴怒拽紧了自己胸口,发问连连不舍不休。

不准痕迹喟叹摇首,面对其灼燃怒火持一贯从容态度出声回应。

只是为何,劣弟仍不肯悔悟。

质问之语未及作答,倏感屋外有人窥察。不妙警兆突现只起身展臂挡身于人前,毒箭猝时刺入胸口扎过心脏,毒素快速蔓延至四肢百骸。

再多叮嘱已无法说出,面色如寒霜惨白。凝眸视人用尽最后力气,望弟弟能明了何为珍重。

“命给你,活下去。”

愿你来生再无业障。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