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悟

耘胡不喜.

【衍生丹旌】临风 (四十一)全文完

花萼青锋:

完结章啦,一直被屏蔽……QAQ






四十一






「这你都要屏蔽………………」








萧平旌再次醒来的时候正好是个黄昏,他第一反应是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个孩子越发大了点,安安稳稳地睡在他的身体里。


他松了口气,走出帐子,就听见周围此起彼伏的欢呼:“王妃醒了!快去告诉汗王——”


丹龙很快就到了,几乎是小跑着冲过来,一把抱着他:“好了?好了吗?”


萧平旌呼吸着他熟悉的气息,只觉得仿佛在做梦:“这是……呼云?”


“是呼云,”丹龙抱紧他,“阿苏勒,你睡了多久你知道吗,你昏迷了好久,我都急死了。”


萧平旌扶着他的脸,和他额头抵在了一起:“我们的蛊呢?”


“解了,”丹龙说,“萧炎解的,他终究不舍得你死。”


萧平旌沉默了会儿,才轻声说,“到最后,他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如意……”


丹龙吻了吻他的额头,萧平旌却对着他眨了眨眼睛:“不过,是不是一切都已经解决了?”


丹龙说:“解决了,都解决了,大哥的遗愿我们也完成了,所有的恩怨已了,宁缺掌握了牧云部,你也回来了。”


萧平旌想起了什么似的:“宁缺怎么样了?”


“他成功了,”丹龙说,“牧云部现在在他的手里,不过……”


“嗯?”


丹龙蹙眉:“他突然多了一个未婚夫,然后消失了一个多月,再回来的时候他的叔叔伯伯全都死了,而且他回来以后只字不提雪域,我也没看到他拿那条坠子了……这里面一定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他既然自己不愿意说,我也就没有多问。”


“你说的对,”萧平旌说,“他如果想告诉我们,会对我们讲的。”


“嗯,”丹龙说,“反正我们走后,硕风部就是他的,这个草原也都是他的,他虽然是个坤泽,但是却很强……只是不知道他的未婚夫到底是个什么人,苏赫尔的九王子我没怎么听说过,若是个好人的话……以后的路还长,宁缺这孩子又好强,如果有人能陪着他也是个好事。”


“以宁缺的性格,”萧平旌咋舌,“只怕这位未婚夫要情路坎坷了。”


丹龙眉梢动了动:“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萧平旌笑了下,露出了尖尖的牙齿:“是啊,以后路还长,汗王,你把别人都安排好了,那你和我该怎么走啊?”


丹龙看着他,也笑了,这个一直紧绷了几个月的草原汗王,终于露出了一个放松而释然的微笑:“阿苏勒,我们去找青阳吧。”


萧平旌看着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好。”


就在这时,宁缺到了,他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披了一件黑色的斗篷,萧平旌看到他的第一反应时觉得他突然长大了,本来细瘦的身体一下子拔了起来似的,但是很快,萧平旌直觉他似乎变了,哪里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三哥,平旌,”宁缺对他们说,“这次平安真是太好了。”


萧平旌心里越发觉得有些担忧,不由得开口发问:“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切可好?”


宁缺只是对他笑了笑:“牧云部已经完全在我的手里了,你放心。”


“我……”萧平旌想了想,却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转了一个话题,“以后这个草原就是你的了。”


“我知道,”宁缺的笑意很平淡,他的目光低垂,神色中有微微的凛然,“我还记得,你当时告诉我说,草原上没有坤泽王,是因为我还没出现,现在倒真的一语成谶了。”


萧平旌说:“你注定会是个最与众不同的坤泽,宁缺,但是一定一定,万事小心。”


“我知道,”宁缺点头,只是却又忍不住问,“阿旌,你说,作为一个坤泽最强大的武器是什么?”


萧平旌一怔,反而是丹龙说:“一颗强大的心。”


宁缺看着他们,蓦地笑了:“如果有一颗强大的心,还有一支强大的军  队,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哪里有人会天下无敌呢?”萧平旌轻声说,“自古以来,无不死之人,无不亡之国,因果循环皆是如此,通向强大或许不能依靠战  争,而是依靠融合。”


宁缺似懂非懂,却没继续这个话题了,他转头对丹龙说:“三哥,你们打算去哪里?真的要去找青阳吗?那里不过是个传说之地,如何能够找到?”


丹龙说:“不试试怎么知道,反正剩下的时间那么长,而且就算这辈子没找到青阳,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就足够了。”


宁缺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但是很快却又恢复了平静,他凝视着丹龙和萧平旌,轻声说:“若是有什么事情,随时回来找我。”


萧平旌和丹龙对视了一眼:“好。”






几天后,硕风部举行了一次最热烈的晚宴,人们欢声笑语,女人们歌舞成群,男人们在火把之下格斗饮酒,整个草原欢腾了起来,让萧平旌想起了但年他们在旋南的庆典。


“我们走以后,要不要先去旋南看看?”


萧平旌看着丹龙:“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旋南?”


“我不知道,”丹龙说,“可是我心里也想到了旋南。”


“只是这次去就可以好好玩玩了,”萧平旌说,“总算没人抓我们了。”


丹龙搂着他低笑:“那……还要不要和我再私奔一次了?”


萧平旌耳朵一热:“我倒是想和你私奔,可是现在带着第三个,哪儿敢跑啊。”


丹龙的手抚摸上了他的小腹,轻声说:“这孩子……很坚强了,他若是生下来,一定也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是不是英雄无所谓,”萧平旌说,“别傻乎乎的就行。”


丹龙嘶了一声:“我怎么总觉得你在说我呢?”


萧平旌笑出声来:“丹龙,你突然不傻了?”


丹龙搂着他就亲,萧平旌装作躲了躲,丹龙却搂紧了他,一下下的印上他的唇齿和脖颈。


周围的人纷纷尖叫起来,为他们欢呼躁动,舞乐登时更为轰鸣,远处一个少年,拉着一个少女指向正在亲吻的汗王和王妃,少女脸一红,用目光偷瞄了少年几眼,然后一下子亲上了少年的脸颊,然后转头就跑,少年的脸涨得通红,转头去追少女,一路上传来了他们青春而明丽的笑声。




而在硕风部新挖的一处底下牢房里,灯火晦暗,舞乐之声传来,却只让人觉得隐晦不清,牢房里,鞠宴坐在栏杆后,一脸平静的等待着。


脚步声响起了,有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慢慢走到了他面前,鞠宴睁开眼睛:“小王子。”


“我已经不是小王子,”宁缺撩开了兜帽,声音冷淡,“你应该叫我汗王。”


“汗王,失礼了,”鞠宴道,“你能站在这里,想来是丹龙和二公子把我交给你处置。”


“你猜的还是很准,”宁缺说,“我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条,从此以后为我效命,将你全部的忠诚都献给我。第二条,死在这里。”


鞠宴说:“我选第一条。”


宁缺对他的选择很满意:“你还是很聪明,知道我是想真心用你。”


“汗王刚刚得到权力,必然觉得心中不安,”鞠宴说,“汗王看中的是我的脑子,这说明我曾经说过的很多话都应验了。”


宁缺指尖一抖,对他的话不置可否,却又扔给了他一把匕首。


“你毕竟害死了我的姐姐,害死了我的姐夫,还有硕风部众多勇士的性命,我如果不报仇,死后如何面对他们,”宁缺的声音很平静,“现在轮到你做第二个选择了,眼睛还是舌头,留下一样。”


鞠宴拿起了匕首,道:“安身立命,本就靠的一张嘴,眼睛看不见了,反而还能不去看那些表象,直接去揣摩对方的心,汗王,我要留下舌头。”


宁缺重新戴上兜帽,转身离开了。






他回到了地面上,月光已经洒了下来,夜露在草尖上滚动着,远处的歌舞还在继续,一切都是欢欣美好的景象,宁缺回到了大宴上,对着丹龙和萧平旌咳嗽了一声,两个人连忙坐正,只是脸上的缠绵神色都还没收起来。


宁缺看着他们俩,叹了口气:“真的不等孩子出生了再走?”


“不等了,”丹龙说,“我陪阿苏勒多出去走走,草原这么大,他都没好好看过风景。”


萧平旌笑了下,拉过了丹龙的手。


丹龙也笑了,却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从怀里摸出了一张布帛,正是濮阳缨写的预言。


他把布帛递给萧平旌:“这个,你怎么处理?”


萧平旌接过了那张布帛,叹了口气:“这么多的事端都是因它而起,结果到最后,竟然是假的。”


他转头将那个所谓的预言扔进了面前的一堆篝火里,火舌舔卷着布帛,飞快的将它吞噬,最后全部化为了灰烬,烟尘缓缓地飘上来,照亮了这一片夜色。


“缕缕往事,皆归尘烟,那些过往就都去了吧,”萧平旌握紧了丹龙的手,“从此以后便是新的日月,世上再无萧平旌。”


丹龙看着他,了然的笑了:“那就……吕归尘?”


萧平旌回望他,笑得露出了尖尖的牙齿,眼睛明亮如同草原上的太阳。


丹龙拉着他的手,一把将他抱在了怀里,他是那么紧地抱着他,仿佛在拥抱一件失而复得的无价之宝,只觉得恨不得将对方嵌入自己的骨血,从此以后,今生今世,永生永世,让长生天保佑他们永远在一起。


人们再一次欢呼起来,他们歌颂着他们伟大的汗王和王妃,歌颂他们出生入死的传奇,也歌颂他们坚如磐石的爱情。


唯有宁缺静静地看着他们,又转头看向了那燃烧的火焰,美丽的火焰吞噬了那个虚伪的预言,也让一切故事都变得明亮。


“幸好那个预言是假的,”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只有他自己能听清,“我是真的不愿,与你们的后裔为敌。”




第二天早晨,他们就整理好了东西,准备告别出发。


宁缺和格桑去送了他们,萧平旌坐在马车里,丹龙骑着一匹马,一切真的如同最开始的样子。


“我们走了。”


马车慢慢往前,萧平旌从车窗里探出头,对宁缺他们挥了挥手,丹龙亦回首,默默地笑了,风吹过,吹起了萧平旌的头发和丹龙的衣角,卷带着一缕青草的芳香,陪伴他们走向远方。






直到他们的影踪完全消失在宁缺的视线里,格桑才在一旁轻声问:“汗王,现在要给丹龙汗王定一个封号,要不要让他直接加冕铁沁?”


宁缺依然看着远方,说:“不了,他自己说过不要铁沁这个称号,给他换一个。”


格桑说:“既然如此,那萨满也给丹龙汗王选了一个称号,武烈。”


“改一个字吧,三哥终究也不是尚武好战之人,”宁缺抬头,一只高飞的鹰从他们头顶上的天空飞过,“就叫,羽烈。”


他停了停,又说:“还有,萧平旌的称呼不要随丹龙叫羽烈王妃,他虽然是个坤泽,但是却也是个独当一面的男儿,叫他……昭武公。”


“是,”格桑道,“羽烈王和昭武公,我记下来了。”


宁缺嗯了一声,转头离开,风吹起了他的披风,让他高瘦的背影显得孤独而冷寂。








“那么最后,他们找到青阳了吗?”


“不知道,毕竟青阳就是世外桃源那样的地方,究竟存不存在都是一个谜,”乐天说,“不过不管找没找到,他们都已经是个传奇了,北境那么大的地方、那么强大的权力,都没能留住他们,说放下就放下,坦荡洒脱,这岂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空海说:“后来还有关于他们的故事了吗?”


“这我就没听说过了,也有人说曾经见到过他们,但是大部分都是自己编的附会故事,如果要真的去寻他们的踪迹,恐怕还得去草原……”乐天还想说什么,却正好听到那边的戏园子起了鸣锣声,便一把拉起了空海,“走!我请你去看戏!”


两个人坐在戏班子里,吃着果子喝茶,台上的戏琳琳琅琅的演了起来,第一出戏便是一个北境打扮的人手里握了一把刀,悍然劈开了一辆马车,结果就遇到了里面一位大梁的公子。


“这出戏啊,叫《临风》,讲的就是羽烈王丹龙和昭武公萧平旌的故事,”乐天一边看一边给友人介绍着,“你看这是第一出,他们俩的初遇——羽烈王一刀劈开了昭武公坐着的马车……”


戏热热闹闹地演着,人们欢欢喜喜地看着,演到最后,嘹亮的男声响着:“相识于命运,交际于困顿,崛起于死地,重逢于爱意——长生天啊,可曾见证我们的誓言,我丹龙与萧平旌,绝不背叛彼此、绝不欺骗彼此,从此如至亲、如挚爱,如碗中酒,如酒中血,天地昭昭,山河日月,一荣俱荣,一灭俱灭……”


空海喟叹:“这戏演的真好,不只是哪位写的戏本?”


他的友人灿然一笑:“还能有谁?当然是那个无情无义无法无天的——白乐天!”








不管后世如何传说,也不知前路是否漫长,丹龙和萧平旌的确就是这样离开了,他们一起携手写下的传奇还将在滚滚历史长河中翻涌,并且成为永不磨灭的那股浪潮。


很多人也试图去寻找青阳,去寻找他们,但是却都无果而返,他们两个人像一对影子,出现在人们永远可望不可及的地平线。


岁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草原上的草叶绿了又黄,枯了又生,寒来暑往秋收冬藏,却总是有孩子缠着自己的父母道:“阿爸,阿娘,我要听羽烈王和昭武公的故事!”


父母无奈地抱起孩子,讲述着这一个个烂熟于心的故事,却总在讲的时候再一次感慨。


一个誓言许下简单,但做到太难,一段情感燃烧的热烈,却总是容易消泯于种种磨难,然而总是会有人将说出的话作为生命去实现,他们或许经历过荒芜、痛苦、辛酸与悲怆,但最后却发现,他们最初的那颗心那份情那种坚持,从未变过。


他们穿过草原、荒漠、绿洲、河谷,接受着阳光、月光、晨露、夜霜,风吹起他们的头发,也吹拂了他们的衣裳,只要那双手还紧握,就总会有爱指引的方向,那便是他们心中宁静而美丽的青阳。


心之所向,皆为所往。


是至亲,是挚爱,是天地昭昭山河日月共同见证的美丽风光。










全文完




故事终究尘埃落定。


爱却仍然在生命的旅途中。








232677字,二十三万多字,连载54天,《临风》全文完结。


这一瞬间我有些百感交集,竟不知从何说起。


起初有这个脑洞是因为嗑了欧然,又迷恋萧平旌,索性自己动起了手,一开始只是想写一个世家公子和草原儿郎的故事,却不想人物越加越多,故事越来越大,细节越铺越细,等回过神来,这个故事已经融合了lyb2、海牧、妖猫传甚至缥缈录的世界观,而且还有自己架构的雪域和北境草原,每一处的设计都动了很多心思,好在一切圆满。


在这里真的要感谢我的好基友@Kiko,kiko自从定位了hrdd以来,可以说是全方位立体化多角度帮我想梗铺垫,并且发挥了她曾经专业编辑的职业素养,把这个文当成一个出版物来搞,我们俩每天删了改改了写写了删,初稿一稿二稿到最终的定稿,这篇文章其实过年前就已经写完了,但是为了完美一直在不停的修改,甚至刚刚她还在跟我研究史官起居郎著作郎修史立传的区别,力求每一个细节都是完美的,我爱我k,为我k献上真诚的赞美。


文章中的每一个人在我和我k的雕琢下都有了自己的性格和命运,没有面具似的人物,每一个人做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的原因和苦衷,不管是为了天命之子预言而出现却又对萧平旌有复杂感情的硕风和叶,还是姐姐死去有家难回寄人篱下嘴硬心软的宁缺,或者是单纯善良深爱宁缺却以雪域为最高原则的冰帝,亦或是看似酷炫拽实则只是战争机器的霜爵唐峥,甚至是让人又恨又怜拥有天下却注定终生孤寂的萧炎……每个人的性格造就了不同的命运,所有的命运交缠造就了这样一个曲折却幸福的故事。


萧平旌和丹龙其实都是不幸的,他们一个被预言所害背井离乡,一个从小被占卜导致童年坎坷,可就是这两个被预言的人因为命运相聚相知相爱,诚然一开始有萧平旌孤注一掷的试探,但是后来却发展成无可收束的深爱,他们两个人其实是很像的——赤诚、勇敢、坚定、不屈、深情、正义。丹龙爱的只是萧平旌这个“人”,而非他身上的光环预言寄托,他不在意萧平旌的过去,因为他知道他想要的是萧平旌的未来,所以说丹龙和平旌是世界上最适合对方的拼图,终于拼成了最完美的图案。


其实有小伙伴说这个文像个电视剧似的,我想如果真的是电视剧,主题曲可能是《江山背后》,片尾曲可能是《心语》吧,“任岁月改朝换代,唯有你无可替代,愿能携手同游九霄云外”、“有同道百折千回不知苦,我本是爱的信徒”,这几句歌词让人听来也是感慨万千。(如果想试听推荐网易云版本)


这篇文其实如果有人看过缥缈录就会发现其中的细节,就是丹龙和萧平旌给后世的称呼变成了羽烈王和昭武公,这两个称呼是出自于《九州缥缈录》里姬野和吕归尘最后的称呼,是玩了演员角色的梗.其实从硕风和叶给萧平旌起了阿苏勒这个名字开始,一切就有了这个预兆,最后丹龙和萧平旌的HE就代表着羽烈王和昭武公的HE,也算是圆了我对野尘这一对的一个私心吧><


说了这么多,最后还是要感谢一直以来看着这篇文,并且对我不断鼓励的小伙伴,还有感谢为这篇文画图的 @Heather 、做图做mv的 @脑洞星系 ,我真的超级感动的QAQ,还记得我发第一章的时候欧然tag冷的不行,日天受tag还没被我发现,一切就是开荒,我当时问阿k:“你说这文……热度能过10吗?”阿k温柔地鼓励我:“别怕,你永远会有一个读者,就是我,至少你不会0热度!”我简直落下泪来,但是本着为爱发电的无私精神我开始搞这么一个巨大的脑洞,没成想越来越多的人在看在追,真的是超出我的预料,又让我十分的惊喜感动,再次诚挚的感谢。


说了这么多,其实也是有感而发,希望大家都能喜欢这篇文,喜欢这篇文带给你们的种种心情。


以及开放《临风》全文下载地址:链接   密码:zd6b


最后偷偷的说一句,都是完结章啦,给我点个心点个手留个言嘛,我一直都没提过,但是最后一章了还是想看看你们的感受嘛QwQ


好啦,如果有缘,下个坑见啦~



评论

热度(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