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悟

耘胡不喜.

#关于她#

极乐之宴化鹤而后,娘娘便将我和师弟留了下来。白龙有些讶异,但我心知肚明,这是我爹所希望的。就连宴会上的表演,也是他所安排。

可我仍存了私心,就连最亲近的师弟也没告诉,我恋慕这个笑意温柔的贵妃。所以借此机会,也能在她身边待上一段时间,贪得片刻欢喜。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贵妃嗜啖荔枝,日进几颗。我瞧这甜润的果子包在微硬的鳞斑果壳中颗颗饱满,不由时常猜测这名为荔枝的水果是何种滋味。我总是这样,对新鲜的事物尤为好奇。我与白龙悄声接耳,他只是看了看,什么都没说。

我没想到,贵妃竟会赏我共食荔枝。如似凝脂的果肉清甜,是从未尝过的美味。娘娘见我吃的欢喜又赏了我一盘让我带回,指明了要给师弟。

我撇了撇嘴角,却是生不起气,连忙颔首应下。原以为她是私心与我,不想还是为了白龙。

娘娘喜欢花儿,我便给她变花儿,各种各样的花儿。仅是翻掌之间的把戏,贵妃却能开心很久。她开心,我便开心。不同于白龙,我甚为皮闹。趁着四下无人时候,我伸手就将娇艳的牡丹别在了娘娘的鬓边。她微微愣了愣,而后笑靥莞尔。

贵妃一笑,遗世倾城。

我窥得瞥见,心怦悸动,只觉惊心动魄。

然而一切不遂人愿。

不久后安禄山起兵造反,他们威逼陛下杀死娘娘。皇帝不忍却终是无法,只得和我爹密谋如何欺骗贵妃。

这个大唐盛世,终归动荡。

我爹命我为贵妃备酒,尸解酒。

我明了这酒的效用,自是不愿去做这事,怒气冲冲打翻了细颈酒壶,掷碎了金花酒盏。我爹见状立刻掌掴了我,巴掌落在颊侧火辣生疼,劲力之大擦破嘴角。我的舌尖尝到血腥的锈味,倏觉不复那日幸尝荔枝的鲜甜。

我爹说,若她不死,皇帝便会死,李唐也会死。我才恍然醒悟,这天下大昌时,贵妃是荣盛的象征。而今李唐江山受胁,她也是唯一的祭品。

将那毒液掺入酒中的时候,我的双手忍不住颤动,捏着壶身,掌心不断渗出虚汗。我猛然闭阖上眼,脑中浮现的都是她的温婉浅笑。

静伫片晌,待毒素浸入佳酿,尸解酒即成。我知自己已经成为了谋杀贵妃的帮凶,这辈子欠她的,还不清了。

冷夜初至,一行人均在小屋商量。皇上,娘娘,高力士,我爹,白龙,还有我,一个不少。

我爹唤我躺下,配合他为贵妃等人演示尸解大法,我佯作无事照做。顷刻苏醒,气脉初通。因于气息不调,我几近昏厥倒地。白龙搀扶住了我,将我送出小屋休息。可我还是旋了回来,躲身在门外,屏息不声不响细察着屋子里的动静。

原来我竟不知道,这天下幻术最为高超的人,不是我爹,是皇上。

我看她将酒饮下,眸中尽是绝望。可她还是牵唇微笑,依旧美得不可方物。

带着对重逢的希望,贵妃终是死了,她敛息的时候穿的还是那身红衣。

如火的霓裳灼伤了我的眼,疼痛入髓,逼的我落下了热泪。但贵妃哪怕死了,她还是贵妃,一如我初次见她那般惊艳。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