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悟

耘胡不喜.

#语c自戏#
#现代paro#
#身份调转#


秋初暑热未散,极近丝风不透。最近几天秋老虎更是有反扑迹象,长沙的骄阳仍似火一般炎热炽盛。

自空调车内钻出便感室外窒息热度,毒辣日光打在脸上灼烫炙晒。下意识抬手遮挡却是无用,烈烈的阳光依旧刺的双目作痛。

不悦轻啧瞥乜身侧助手示意他将遮阳伞撑开,那人却是蠢顿如猪丝毫不懂察言观色。心中浮躁此刻更是全无耐心,懒得同他废话周旋伸手便从对方手里蛮力夺过黑伞撑举遮日。看他碍眼足劲儿朝人下腹猛然连踹几脚泄愤,继而微眯戾眸自鼻腔发出不屑冷哼掷下冷语。

“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他妈还能干什么,还不如去死。有多远滚多远,以后别再让老子看见你。”

他不过就是贱命蝼蚁。

快步行至化妆间背靠牛皮沙发恣肆落座,高架双腿坐姿懒散。配合节目需求换而穿着上一件黑色呢绒单衣,仍感闷热不由蹙起眉宇挽叠双袖至肘窝处露出紧实小臂,耐下性子任化妆师打理发型补妆。

从经纪人那儿取过换上新壳的手机顺手将机身翻了个面儿查看,简单而又极具代表性的六字落入眼中十分称心。意思意思抬眸对经纪人颔首以表赞许,回去少不了她的好处。

要不是看在这节目同时也请了张家那个小副官做嘉宾,就这么点钱鬼才会顶着这么大的日头来录制。

片刻准备完毕站起身步往现场,耳廓纳着副导演的叮嘱沉默一言不发。像是在仔细聆听他的话其实全然都没有记下,只是想着过会儿和张日山见了面该如何调侃就觉得兴奋不已,扬勾嘴角笑意揶揄。

开拍指示下达很快进入状态,伫于舞台中央面向镜头桀骜扬首,带着些不屑意味翕唇发声。

“大家好,老子是饰演胡耘豪的演员陈皮阿四。”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