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悟

耘胡不喜.

#糖#

张铭恩很喜欢吃糖,不论是棒棒糖水果糖或者咖啡糖,各种糖他都照吃不误。不过只有一种糖他百吃不腻,那就是大白兔奶糖。也许是他觉得这个以白兔命名的奶糖听起来就特别让人喜欢,也许是那种甜腻的滋味让他欲罢不能。总之他的包里时常都会放上那么几颗,随吃随拿,方便极了。

只不过在认识了胡耘豪之后,张铭恩吃的糖果数量就逐渐变少了。不是他自己开始注意到吃太多糖对牙齿不好,而是自家胡老师对他的严声要求。

胡耘豪知道他的小祖宗爱吃糖的习惯,所以总是会给张铭恩备好定量的糖果,要求他一天最多只能吃三颗。张铭恩感觉特别委屈,睁着双乌黑的眼睛摇着胡耘豪的胳膊恳求多吃几颗。可是胡老师怎么会答应他,平时温温润润的人在这件事上分毫不肯让步,佯装严肃的样子竖起三根手指做出手势。

“张铭恩同学,一天只能吃三颗糖,被我发现你多吃了的话就罚你一个星期不许吃糖。”

“好吧……耘豪哥,我听话。”

张铭恩瘪了瘪嘴角,想拒绝但也没办法说出个不字,毕竟他的胡老师对他提出任何要求他都会欣然接受。

成呗,既然糖不让多吃我就多吃点儿别的补回来,比如说——

小兔子的目光不怀好意的在胡耘豪身上逡巡,他正思考着晚上该怎么吃胡耘豪这颗美味的糖果。

耘豪哥会喜欢什么姿势呢……张铭恩想到这个就暗自在心里咯咯窃喜不停。

胡耘豪轻蹙眉头看了看这个面带桃花的小祖宗,真是不知道这孩子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他垂眼笑了笑从袋子里摸出三颗大白兔奶糖放在张铭恩的掌心,示意他这是今天的份数。自己则从蓝色小盒子里取出一粒薄荷糖,喝了口温水后含入口中。

闲适的午后阳光温暖倾洒入屋,胡耘豪坐在沙发上品尝着清新的薄荷糖味。他微微闭上了眼睛向后靠身,感觉有些困倦。

张铭恩麻利拆开了奶糖的包装纸将其扔入茶几旁的垃圾篓,翘着唇角露出两颗可爱的小兔牙就蹭到了胡老师身边。手臂搭在胡耘豪肩头附在对方耳侧说话,笑容亲昵又纯真。

“耘豪哥,你说奶糖和薄荷糖掺在一起是什么味道?”

“嗯……大概是很甜又很凉吧。”

胡耘豪是真的困了,阖着眼发挥百科全书的作用。他拖着一贯温软的长音回应人话,仿佛下一秒就要睡着了。这时候的胡耘豪自然不知道,张铭恩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他的脸上打转。

耘豪哥长的很好看,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唇,下垂眼很讨人喜欢,眼睛里似乎藏着星星。

他的所有都是自己最喜欢的样子。

大白兔奶糖的香甜在唇齿间散开,张铭恩只觉得这糖真是要甜进他心里去了。他看着胡耘豪的侧脸嘴角噙着的笑意逐渐加深,不自觉凑人更近了些。

咫尺之间胡耘豪能感受到张铭恩温热的气息就喷撒在他的颈处,仿佛还带着奶糖的甜味儿。这是个危险的预兆,每当张铭恩靠胡耘豪很近时,他就知道这小祖宗要做坏事了。所以胡耘豪此时只当装睡,不然怕是又要被张铭恩折腾了。没办法,谁让这小孩儿的体力总是比自己好。

张铭恩向来倚仗着胡耘豪的纵容放肆惯了,他毫不犹豫就吻上了胡耘豪的薄唇吮舔,更是不满于此探出舌头在他嘴里肆意侵占。胡耘豪被他突如其来的亲吻吓了一大跳,却是被人桎梏在怀里无法挣脱。小狼狗年轻力盛,老人家只好服输,红着耳尖任他胡闹。

深吻之际张铭恩将口中将化未化的大白兔奶糖度入了胡耘豪嘴里,然后勾着他的舌尖一番甜蜜纠缠。

奶糖和薄荷糖的味道融合在一起尤为和谐,更像是他们两人性格的相辅相成。张铭恩被粉丝亲切称为奶恩,因为他笑起来很甜很可爱。而胡耘豪因于年长一些被粉丝称为小哥哥,天然带着股清冷的疏离感。

直到糖味淡去,张铭恩都舍不得放开抱着的人。想要将他全部占有,这是男孩稚嫩又热烈的心愿。得逞了的小家伙一脸洋洋得意,又在胡耘豪脸上快速啄了一口,喜滋滋的道。

“耘豪哥,我看这个味道比你说的还要更甜!”

奶糖的滋味自然是甜的,不过在张铭恩看来,他的耘豪哥可比奶糖甜了不知道多少倍。

岁月静好,男孩与男人在午后就这么静静相拥着,这一刻即是天荒地老。

评论

热度(16)